红黑梅方游戏玩法技巧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平碼一肖公式規律 > 正文

誰盜用了我的2萬淘”額度?看法新聞調查牽出兩家神秘電商平臺

  1. 添加時間:2017-10-28
  2. 文章來源:未知
  3. 添加者:admin
  4. 閱讀次數:

  法制晚報看法新聞(記者/暗訪組)網絡購物這幾年發展迅猛,喜愛購物的人們將目光伸到了海外,這些人俗稱“海淘”。

  2016年國家財政部、海關總署、國家稅務總局發布我國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稅收新政策,自2016年4月8日起,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的單次交易限值為人民幣2000元,個人年度交易限值為人民幣20000元。也就意味著每人每年“海淘”的額度為20000元,超出部分將要繳納嚴格的關稅。

  前幾天,只購買過兩次海外商品的劉先生偶然發現,自己名下多出了6筆交易,交易額度從幾十元到幾百元不能。通過查詢詳情后發現,6筆交易中的商品從奶粉到背包,再到內存卡,自己全都沒有購買過。而在維權過程中劉先生得知,他的遭遇并非個案。

  那么,這些被冒名購買的商品,到底賣給了誰?又是誰,冒用了劉先生的額度?針對劉先生的遭遇,記者已經向海關緝私部門進行了舉報。

  今年8月份,劉先生意外發現,今年只有兩單“海淘”經歷的他,自己名下卻突然多出了6宗交易記錄。

  “我之前確實在一些電商平臺上買過國外商品,比如ebay。有些商品不支持直郵到中國,這樣就需要利用轉運公司運回中國。”劉先生介紹說,在網站上購買的國外商品,如果不能直郵回國內,就要選擇第三方付費轉運公司,幫忙轉運回國內。

  今年,劉先生在5月份分兩次購買了部分商品。但在隨后的查詢中,他名下的的交易記錄顯示,海淘記錄已經變成了8次。“剩下的6個記錄,都不是我買的,我沒買過這些東西。”

  此外,劉先生通過網絡貼吧等途徑,已經聯系到了幾十位受害者,他們都存在額度被盜用情況。最嚴重的是廣東湛江的一位女士,名下被盜用了19000多元,而且全部是奶粉。

  雖然被盜用的額度不多,但是劉先生擔心持續下去自己的免稅額度被盜光,自己“海淘”就要開始交稅。此外,他也擔心自己的個人信息被盜,會不會被人用到其他地方。

  2016年3月24日,財政部、海關總署、國家稅務總局發布我國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稅收新政策,自2016年4月8日起,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將不再按郵遞物品征收行郵稅,而是按貨物征收關稅和進口環節增值稅、消費稅。

  三部門明確,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的單次交易限值為人民幣2000元,個人年度交易限值為人民幣20000元。超過單次限值、累加后超過個人年度限值的單次交易,以及完稅價格超過2000元限值的單個不可分割商品,均按照一般貿易方式全額征稅。

  為了方便公民掌握自己的海淘額度,中國電子口岸開放了數據查詢業務,通過大數據平臺,每個公民可以查詢到自己的額度使用情況及商品交易詳細信息。

  記者隨后通過這個平臺查詢看到,2017年度,劉先生生8次通關記錄,時間分別為2月、3月、4月、5月、6月、7月,除5月份的兩筆記錄是他自己購買的商品外,其余都是莫名出現的。

  記者隨后通過海關公布的電子口岸信息查詢系統看到,2017年度,劉先生已經通過通關數據產生了8筆交易,記錄顯示訂購人均為劉先生本人。交易的商品中,除了個性化的內存、手鏈、背包等物品外,就是大量單一品種商品。比如一款德國的威化餅干一次性就購買了24包,老年奶粉一下就購買了8包,還有一筆交易顯示,劉先生購買了6個耳溫槍。這些東西,劉先生根本不知情。

  通關數據信息的詳情查詢中,雖然信息訂購人寫著的是劉先生名字和身份證號碼,但是訂購人電話一欄的電話號碼卻非常陌生,根本不是他本人的。

  記者梳理了一下6筆訂單電線個手機號碼,歸屬地顯示,這些手機機主分別在北京、大連、深圳等地。這6筆交易分別屬于兩家電商平臺:鶴山市四通跨境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和深圳便宜點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每家公司各3筆。其中鶴山平臺的3筆交易,所留電話均為同一個手機號碼。深圳平臺的3筆交易,分別是3個不同的手機號。

  記者首先撥通了鶴山平臺訂單上所留的電話,接電話的是位女士,她對于這樣的訂單也很疑惑。當記者詢問其今年是否購買過澳大利亞的餅干及奶粉,她都予以了否認。“我買老年奶粉干嘛呀,我沒有買過,真奇怪。”據她回憶,她去年曾經在天貓上有過海淘經歷,但今年沒再買過國外商品。

  隨后,記者對深圳平臺的3個手機號碼進行了采訪,他們的回答,與鶴山這位女士遭遇基本相同,答案也是“我沒買過”。

  據大連的這位機主回憶,他之前曾買過日本的商品,但是已經有一年多沒再用了。當記者提出,是不是再回憶一下,今年3月7日,他是否購買過美國的“背包、手鏈”等商品時,他回想后明確答復記者“肯定沒有買過”。

  另外兩個號碼歸屬地都是北京,機主分別一男一女。這名男士斬釘截鐵地回答“肯定沒有買過”,而女士則表示,自己根本沒有買過內存卡,“我當時不在國內,肯定不是我買的”。

  6筆交易中,分別屬于兩家電商平臺:鶴山市四通跨境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和深圳便宜點電子商務有限公司。

  經過初步查詢,鶴山市四通跨境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是今年1月新成立的一家電子商務公司,位于廣東江門。通關信息中的商品申報口岸--鶴山碼頭,也屬于江門海關管轄。這家公司的門戶網站“海通淘”,但記者查詢后卻發現,這家公司的聯系方式只留下了郵箱,連個電話也沒有。

  另外一家“深圳便宜點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成立于去年3月,查詢網站后依然沒有聯系電話。但是在網站首頁上卻出現了身份聲明公告,公告中稱,“ 截止至2017年6月23日,便宜點發現個別用戶盜取他人身份信息。對于此類賬戶,一經發現立刻進行封號處理。若便宜點客戶有發現個人信息被盜的情況,請及時聯系我司客服。”

  同時,通過查詢該網站的支付渠道,記者發現,這家購物網站的支付終端并非是公司賬戶,而是需要將資金打入到一個叫劉某的個人銀行賬戶,這個個人銀行賬戶開戶行則為上海。

  劉先生遭遇被冒用的這兩家電商平臺雖然沒有取得進展,但是其他人在所涉及的電商平臺上遇到的問題,似乎可以說明問題。王女士被冒用的電商平臺也都是屬于深圳,她在投訴后對方并不驚奇,似乎對此已經習以為常。更為可怕的是,對方曾無意中說出,他們平臺就是為“水客”提供通關服務的,平臺對外就是一個窗口。

  在此次所調查的電商平臺門戶網站上,記者注意到,這些網站制作粗略,雖然有商品展示,但是成交量多數為0,即便有交易也很低。這些網站很像一個幌子,很多功能無法使用,點擊后立即跳轉到主頁。從而,從客觀上印證了上述說法。

  劉先生遭遇被冒用的這兩家電商平臺雖然沒有取得進展,但是其他人在所涉及的電商平臺上遇到的問題,似乎可以說明問題。王女士被冒用的電商平臺也都是屬于深圳,她在投訴后對方并不驚奇,似乎對此已經習以為常。更為可怕的是,對方曾無意中說出,他們平臺就是為“水客”提供通關服務的,平臺對外就是一個窗口。

  在此次所調查的電商平臺門戶網站上,記者注意到,這些網站制作粗略,雖然有商品展示,但是成交量多數為0,即便有交易也很低。這些網站很像一個幌子,很多功能無法使用,點擊后立即跳轉到主頁。從而,從客觀上印證了上述說法。

  而另外一名受害者孔先生,他被盜用的平臺現在已經被海關緝私部門盯上了。孔先生被盜用額度涉及一家電商叫做“深圳市前海樂貝爾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根據該公司發布的公告,為了配合海關稽查工作,他們已經從7月12日開始,暫停所有運營,平臺恢復時間待定。

  除劉先生外,海淘額度被盜的用戶已經并非個案。在受害者組建的微信中記者了解到,目前已經有30人發現額度被盜、身份被冒用,每人被假冒交易數量也從兩次到20次不等。如廣東湛江的一位用戶通過查詢發現,她一共被冒用的交易次數甚至高達20次,全年交易額度已達19339.93元,已接近兩萬,自己已無法正常購買海外商品。在20筆訂單中,“神秘人”購買的商品則全部為奶粉,而且不是一個品牌。

  廣東湛江的一位女士發現被冒名交易20次后,她隨即向門報案,她的報案很快被門受理。并于8月13日在廣東報案,當時被受理,并拿到了報警回執。

  北京的王先生發現了被盜用3筆交易,額度雖然只有300多元,但如果持續下去很容易導致自己無法正常購買海外商品。于是,8月14日,他向海關緝私部門進行了舉報,對方記錄了信息后,說是先查一下有問題再聯系,之后沒有了下文。隨后,王先生又來到西城區二龍路派出所報案,派出所表示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沒有接觸過走私的案子,不知如何受理。即便立案,如果沒有正確偵辦途徑,也沒有意義。

  由于沒有找到兩家電商平臺的實際控制人和直接知情人,劉先生的遭遇還沒有人能解釋清楚。但是,一個明確的問題逐漸浮出水面有人為了避稅,盜用了劉先生的免稅額度。而且,通過30人不同情況的描述,記者發現,被盜用額度者,基本都有海外購物經歷。

  那么,問題只能出現在兩個環節:一是下單的電商平臺,二是收貨人。如上所述,如果收貨人的電話是真實的,那么就是收貨人盜用了劉先生名義。但是,經過記者調查,涉事的4個電話號碼機主均否認了購買過上述商品。

  按照規定,跨境電子商務零售進口商品購買人(訂購人)的身份信息應進行認證;未進行認證的,購買人(訂購人)身份信息應與付款人一致。那么,掌握下單信息的電商平臺,就是最后的知情者。比如,他們會知道是誰付款、商品最后到底被轉運到哪,實際收貨人到底是誰等。

  采訪中記者從海關、報關公司等多個環節了解到,去年我國出臺跨境電商的新政策,就是為了打擊“灰色通關”問題。在“新政”出臺前, 零售的進口商品在實際操作中,稅率水平普遍低于同類一般貿易進口貨物的綜合稅率。這導致跨境電商零售進口商品與國內銷售的一般貿易進口貨物、國產貨物之間的不公平競爭。

  但是,從記者調查遇到的情況來看,灰色通關出現了新的變種。盜用他人額度最終的目的只有一個:偷逃關稅。

  目前,記者已經就劉先生等人的遭遇及調查遇到的情況。今天上午,記者分別致電問題集中地海關--深圳海關服務熱線及走私舉報熱線。受理的工作人員在要求記者提供相關詳細舉報情況后表示,他們會盡快轉給相關部門進行處理,處理后會給予反饋。同時,他們也透露,近一段時間以來,海關已經接到大量投訴舉報電話,反應的問題都集中在個人信息及額度被盜用的情況。但至于是個人行為還是電商公司行為,具體情況還要進一步調查。

  北京邦恒律師事務所田經緯律師介紹,從目前的法律環境結合事件背景不難看出,如果劉先生陳述屬實的話,則可以肯定劉先生的姓名權已經被侵犯,劉先生依法是可以要求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的。

  那么就涉及下一個重要的問題,到底是誰盜用了他的姓名?誰是侵權人?侵權責任到底應由誰來承擔呢?

  根據目前情況來看,傾向于盜用人和電商平臺涉及共同侵權的問題。當然這里面需要律師進行全面的證據收集和調取工作,甚至包括依法申請司法機關調查取證的事項。此外,海關口岸、監管中可能也存在一定的過錯或疏漏,如經查證屬實,作為監管機關也需要承擔一定的補充責任。

  田律師解釋說,根據最高院民法通則意見的通知規定,盜用、假冒他人姓名、名稱造成損害的,應當認定為侵犯姓名權、 名稱權的行為。

  同時,我國侵權責任法也明確規定,侵害他人人身權益造成財產損失的,按照被侵權人因此受到的損失賠償;被侵權人的損失難以確定,侵權人因此獲得利益的,按照其獲得的利益賠償;侵權人因此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被侵權人和侵權人就賠償數額協商不一致,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由人民法院根據實際情況確定賠償數額。

  此外,根據將于2017年10月1日實施的民法總則規定,對于公民的姓名權,包括企業的名稱權等也有明確的保護。

  針對海淘額度被盜問題,中國人民大學危機管理研究中心唐鈞主任表示,杜絕此事發生的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后臺聯網審核,第一時間聯到身份證本人。

  唐主任介紹說,目前通關有兩難:既要效率,這是服務問題,慢了會有投訴;又要監管,這是執法問題,漏了會縱容違法。

  在上述兩難的情況下,出現了盜用公民身份證問題,建議用技術問題來防御。增加:及時有效的身份核驗技術,應該能較好的解決問題。或者至少要有告知身份證本人的環節,滿足知情權。比如美國是

  一個號碼打通,就解決了身份核驗。我們目前的情況,建議相關部門打通數據庫,聯網核驗,爭取早日在制度上、在技術上,解決此問題。

  據了解,為了身份核驗是未來一個發展趨勢,今年5月開始,北京市工商局就開始了股東與法人身份核驗。擬擔任公司法人或者股東的公民,必須進行網絡核驗,才能進一步辦理業務。網絡核驗除了要

  上傳身份證正反面外,還需要本人手持身份證照片。上傳過程必須即時拍照,不支持圖片上傳。這一新做法,就是為了打擊身份證被冒用作為企業法人和股東問題。

上一篇:新聞調查 購物抽獎 是“餡餅”還是“        下一篇:沒有了

最近更新
 

红黑梅方游戏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