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黑梅方游戏玩法技巧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平碼一肖公式規律 > 正文

中的假新聞遠比我們想象的多 路透受眾調查

  1. 添加時間:2017-11-06
  2. 文章來源:未知
  3. 添加者:admin
  4. 閱讀次數:

  ,專家們已下過無數定義,然而被讀者視為假新聞的內容究竟是哪些?路透新聞研究所發布了一份從受眾角度研究假新聞的報告,希望以一種自下而上的視角為業界防治假新聞提供參考。

  近日,路透新聞研究所推出了一份報告《那些你不相信的新聞:受眾視角的假新聞研究》,探究了受眾對于假新聞的定義以及他們對假新聞的態度與看法。

  通過選取來自美國、英國、西班牙和芬蘭的8個焦點小組進行訪談,再加上對網絡新聞用戶的數據,本次調研有以下主要發現:

  公眾眼中的假新聞不僅包括錯誤信息,還包括質量低下的報道、宣傳、帶有誤導性的廣告宣傳和贊助內容。

  人們認為值得信任的新聞源是很少的,大部分人把獨立新聞媒體當作可靠信源,更愿意接受被驗證過的信息,但他們對于具體哪些新聞源值得信任分歧很大。

  一是新聞媒體正在遭遇廣泛的信任危機。連芬蘭這樣新聞信任度高的國家,都有很多人懷疑他們日常接觸到的信息的準確性。在美國,公眾對于新聞的信任度下滑也很明顯,并且早在數字媒體興起之前就開始了。導致這一現象的部分原因是新聞媚俗化和兩極化的趨勢;再加上意見不合的各方難以找到共同基礎,新聞媒體也招致了政界越來越多的攻擊。

  第二個結構性變動是媒體環境的變化。廣播和紙媒的統治力進一步被削弱,媒體變得更加數字化、移動化、社交化。內容發布者已經不再發揮那么重要的作用,分發平臺的影響日漸擴大。大型科技公司靠自己的搜索引擎、社交平臺和信息應用不斷改變著受眾的媒體消費習慣。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發布任何信息都變得更加容易,當然就包括了假消息。

  從受眾的角度來看,真新聞與假新聞的界限并不絕對,而是非常模糊的,下圖為調查對象對真假新聞范疇給出的界定。

  上圖中最右的圓圈為狹義上的假新聞,即:不能算作是新聞,通常是出于營利的目的捏造或出于目的編造、哄騙。

  而受眾對假新聞范疇的解讀則更加廣泛,通常還包括質量低下的新聞(膚淺、夸張、不準確);宣傳(充滿黨派傾向、明顯的公關文或洗白內容);某些形式的廣告。

  1.人們認為真假新聞之間只是一個程度的區分。學者對于假新聞的傳統定義是,為了盈利或宣傳目的而偽裝成真新聞的虛假信息。但大部分受訪者對于假新聞的定義更寬泛,他們認為區別真假新聞的只是“假的程度大小”,比如以下幾位來自倫敦的受訪者:

  其他國家的受訪者也提到了“波動范圍”的概念。在芬蘭有一位受訪者給出了這樣的定義:“沒有事實依據的新聞,帶有主觀色彩和偏見的內容”,但他又說:“但真的能有媒體能做到完全客觀嗎?我覺得真假就是一個程度的問題而已。”

  經過總結,研究發現受訪者對假新聞的定義其實可以歸為兩類:一是與真實新聞相反的內容,不揭示而是混淆視聽;二則是新聞雖然真實,但與個人價值觀、立場不相符的內容。

  來自紐約的一位女性受訪者給出了最簡單的定義:假新聞就是虛假的信息。但大部分受訪者同時也表示,作為個體的人是很難判斷信息的真實性的,只依據自己的經驗來分辨其實是很主觀的行為。另一位紐約的女性受訪者表示,對她來說假新聞就是“我不相信的新聞”,當媒體的報道不一樣時,她會以主觀情感做判斷。

  一位倫敦的受訪者強調稱“我們需要核查事實。”在訪談中,人們經常會提到他們信賴的新聞源,和社交網絡上他們信賴的關注對象,這是他們核查事實的重要渠道。他們表示,會信任朋友家人和自己的搜索結果。

  2.質量低下的新聞、宣傳和某些廣告是人們認為的假新聞的主要形式。在討論假新聞的范疇時,很少有人僅把虛假信息看作假新聞。

  受訪者最常把假新聞與夸大型報道聯系起來,特別是涉及到明星的內容。一位美國受訪者表示:“很多明星都有的假新聞,比如說詹妮弗•安妮斯頓有了新老公之類的……在網上一搜你可能會發現有20多個不同的網站都在報道,這無疑助長了假新聞的傳播” 。

  一位西班牙受訪者表示:“不管是健康新聞還是體育新聞,其中大部分都是假的,我覺得這跟特定新聞領域的整體環境有關”。

  宣傳和那些政客間的謊言有關。特朗普是經常被受訪者提及的例子,“特朗普說他的就職儀式有多少多少人參加,但照片是不會撒謊的。他還說自己得到了最多選票,結果被記者駁斥”。人們還認為,有黨派偏見的新聞與記者的敘事方式有關。

  很多參與者也表示,可能造成誤導的廣告也算假新聞,包括彈窗廣告、一些形式的贊助內容和一些 “互聯網推薦內容”的鏈接。

  受訪者2:比如在下滾頁面的時候,看到“看看這12位童星長大后的樣子”這種鏈接,而內容實際是一些很荒謬的、拼湊的圖片。

  一些受訪者在訪談中還提到了“諷刺作品”并認為它們并非假新聞。“假新聞和諷刺作品是不一樣的,諷刺新聞雖然是假的,但非常有趣有深意。”

  對于媒體在假新聞傳播中扮演了怎樣的角色,人們的意見各不相同。他們對于八卦小報、黨派媒體(尤其是不符合自己立場的媒體)印象都很差;但很多人也指出,他們在需要可靠信息時,還是會找一些固定的媒體來獲取。一位倫敦受訪者表示:“《泰晤士報》有付費墻,他們之所以收費,也是因為核查事實的成本太高了,所以這里沒有假新聞。外面的那些太多假的了” 。另一位受訪者補充說: “社交媒體沒辦法審查,人們隨便在上面發什么都可以,但如果是媒體,起碼應該做到準確” 。

  個人閱歷、立場和生活環境都會影響人們對信任媒體的選擇。美國受訪者反復重申CNN和《紐約時報》是值得信賴的媒體;英國受訪者則選擇BBC;西班牙受訪者首選《El Pais》;芬蘭則選《Helsingin Sanomat》。但是大家對于什么是值得信任的媒體并沒有統一共識,比如一些美國受訪者認為福克斯新聞()就比《紐約時報》(左派)公正。

  雖然很少有人直接責怪平臺一方,但他們表示假新聞的傳播與平臺的產品和服務脫不開關系,特別是社交媒體平臺。一位倫敦的受訪者表示:“我覺得在Facebook上越來越多的人在分享新聞,但似乎假新聞也越來越多”。一位紐約受訪者提到:“特別是在社交媒體上,我發現很多人都在講一些難以置信的事,你想去查證,就會發現到處都是那些假新聞”。

  4.人們認為假新聞這個詞一定程度上被化了。大部分受訪者,特別是來自美國和英國的人,都清楚假新聞所受到的關注。而公眾討論更是把關注度提升,包括媒體對于假新聞現象的報道,以及知名政客利用假新聞來攻擊媒體的事例。許多受訪者表示,假新聞是游戲中的一種手段——政客用假新聞來攻擊媒體,制造公眾不滿,再從中尋找機會。

  訪談結果和網絡調查數據都顯示,假新聞問題引人關注的大背景是公眾對于公共社會機構的信任度普遍降低。因此無論是批評平臺、企業、內容發布者還是撒謊的政客,都能夠很容易引起公眾的共鳴。

  比如在調查的四個國家中,美國和英國只有不到一半的網絡用戶認為日常新聞是值得相信的。西班牙和芬蘭的用戶信任度稍高,但依然十分有限。不過人們對自己選擇閱讀的新聞的信任度明顯更高。

  人們并不會像學者擔心的那樣,毫無批判性地接納所有來自社交平臺的信息,但假新聞確實給公眾的信任度造成極大損害。“我覺得(社交網絡)改變了很多,曾經我很依賴新聞媒體,覺得那都是真實的,但現在…”。新聞媒體和社交媒體像是綁在一根繩上的螞蚱,人們如果對于其中一個的信任度較差,另一個也不會好到哪去。總體來說,人們對當下信息的態度可以用“廣義的懷疑主義”來概括。

  大部分人對于假新聞和其他形式的新聞并沒有一個明顯的區分標準,對于什么是好新聞公眾的標準也都很主觀,但對欺騙性內容的厭惡是一致的。

  公眾眼中的假新聞不僅包括錯誤信息,還包括質量低下的報道、宣傳、帶有誤導性的廣告宣傳和贊助內容。

  有些人建議不要再用“假新聞”這個說法,因為狹義的內涵已不夠概括現實中的種種情況,這種自下而上的觀點經常被學術界和傳媒界忽視。因此,記者、媒體、平臺和科技公司必須要從廣義上理解假新聞,承擔各自應承擔的責任,才能重塑公眾的信任。

上一篇:市新聞中市司法局、國家統計局朔州調查隊召開會議學習貫徹十九大        下一篇:沒有了

最近更新
 

红黑梅方游戏玩法技巧